• <dd id="swygw"><nav id="swygw"></nav></dd>
  • <menu id="swygw"></menu>

    首頁 > 親子 > 家庭教育

    家風 | 王鳳齋家庭:兢兢業業鞠躬盡瘁 嚴以律己當為楷模

    來源:河北省婦聯家庭兒童部

    責編:崔曉鋒

    時間:2021-07-19 09:03:28



    我叫楊茹,給大家講述的是:著名小說《紅旗譜》中,朱老忠的原型之一王鳳齋家庭的家風故事。

    1932年8月,在河北保定高陽、蠡縣一帶,曾經爆發過一場大規模的農民武裝暴動,史稱“高蠡暴動”,這是中國共產黨在嚴峻的白色恐怖下創建紅軍、建立蘇維埃政權的一次偉大嘗試。著名作家梁斌先生的經典名著《紅旗譜》就是根據這一歷史事件而創作的。

    王鳳齋于1896年陰歷5月出生在保定蠡縣南玉田村一個普通農民家庭。由于家境貧寒,王鳳齋很早便開始為家里的事操心,他在縣教會辦的學堂里一邊打工,一邊讀書,兩年之后便離開學校,開始幫家里干活。

    雖然離開了學校,但他并沒有放棄學業,在干活勞動的同時,繼續堅持讀書識字,后來還拜師習練武功。他那堅強不屈的品質和雷厲風行的作風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形成的。

    1928年10月,經人介紹,他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,相繼擔任村黨支部書記、蠡縣區委書記、中心區委書記、蠡縣縣委常委等職務,堅持領導群眾開展革命斗爭。

    1932年8月,參與組織了高蠡暴動。1935年初在天津領導了碼頭工人罷工。之后,調任安新中心縣委組織部長。1938年10月被派到冀中擔任中共河間縣委組織部長,推動建立四個區十多個村黨支部。之后,歷任中共冀中區第三地委軍事部部長兼民運部長,冀中區第八地委軍事部部長、民運部部長,冀中區第九地委代理書記等職。

    新中國成立后,他先后擔任紡織工業部人事司司長、黨組書記,中央人民政府機關黨委紀檢會委員,農業部水土利用局局長、農業生產總局副局長、土地利用總局副局長、土壤肥料局局長等高級職務。

    他是冒著槍林彈雨,抱著堅定信念和崇高革命理想,從土地革命戰爭時期、抗日戰爭時期、解放戰爭時期、新中國建設時期走過來的、為黨為國為人民做出巨大貢獻的、堅定的無產階級革命戰士和優秀共產黨員。

    然而,面對功勛他不居功自傲,面對權力他不以權謀私,面對榮譽他不迷失方向。無論是在戰爭年代還是在和平時期,無論是人在基層還是身居高位,他都時時處處用一個共產黨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,堅持原則、秉公辦事,特別是對家人和親友,在原則問題上從不“網開一面”;面臨“家與國”的選擇時,總是舍小家、保大國。

    抗日戰爭期間,針對黨領導的八路軍面臨的嚴重困難,王鳳齋積極引導和動員家人走出家門、走到最艱苦的一線去打擊日寇。在他的感召下,大女兒王靈穩毅然決然走向抗日戰場,在賀龍領導的八路軍第120師當了衛生員,表現非常勇敢。后在一次戰斗中被敵人包圍,她誓死不降,大罵敵人,直至壯烈犧牲。多年之后,王鳳齋才得到她犧牲的消息,當得知女兒表現很英勇時,他很傷心,但仍堅定地說:“這才是我的女兒?!?/span>

    從1945年到1949年,他先后任晉察冀邊區禁煙督察局局長、華北人民政府禁煙總局局長,在禁毒戰線任職長達5年之久,經手的軍用和民用物資無數、真金白銀無數,但他從沒有動過私心。在這期間,他的小女兒由于營養不足,經常餓得哇哇直哭,妻子想讓他向單位申請兩罐奶粉為孩子充饑,可他果斷拒絕。他對妻子說:“如今食品短缺,大家都在挨餓,雖然我是局長,但我王鳳齋有什么權利為自己的孩子搞特殊呢?這個口子我不能開”。

    在他身居高位之后,更加嚴以律己,對自己、部下和親人專門提出約法三章:不允許國家和集體的財物私用,更不允許據為己有;不允許把為他配備的車輛用于接送親人和子女;不允許利用他的名義、打著他的旗號謀私利。與他一母同胞的哥哥,有兩個兒子至今仍在村里當農民,之前曾多次找到他要求予以照顧,都被他說服,丟掉了走捷徑的幻想,安心在家踏實奮斗。

    1961年6月12日,王鳳齋因病在北京逝世。他走時沒有留下任何有價值的財物,只留下一些書籍和他用于工作學習的筆記本。

    這種舍小家、為大國,寧愿犧牲自我,也要幸福百姓的崇高精神,早已成為他所培育的良好家風的紅色基因。

    我們堅信,王家的子孫后代一定會向祖輩看齊,把良好的家風一代一代傳承下去。我們也堅信,紅色家風一定會激勵更多中華兒女更加自覺的弘揚崇高的家國情懷,讓每個家庭都成為國家發展、民族進步、社會和諧的重要基點。

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